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下载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开门大吉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11-25 

  过年换桃符、贴春联、挂彩签、放开门炮——门,是国人“一年之春”寄托美好愿望的第一“载体”。

  今岁喜逢农历“卯”年,按照《说文解字》科学而诗意的解读:卯,象“开门之形”,且门开两扇;而以卯计时,为早晨五至七时,正当开“门”之际,看旭日破晓,朝晖满地,一日之“旦”也。

  新中国迈入20世纪50年代第一春即逢辛“卯”——开门揖春、开门见喜、。历五卯,六十甲子轮回,2011辛“卯”再归,春满乾坤矣。

  1951年2月6日,岁历辛“卯”,上世纪50年代第一春扣响“门”环。尽管新中国成立后政务院通过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春节为法定假日,放假三天;但这年空前猛闹的除夕过后——大年初一起,南北各地却鲜见传统过年气象:

  北京过去大小商铺放“开门炮”,门前爆竹纸皮满地堆红的年景已难见到;广州“城隍庙的香火冷落,是预料中的事”;上海“‘兜喜神方’的人甚少甚少,扮财神、乌龟、蚌壳精的职业乞丐绝迹,街头也看不到掷骰子、打牌九等摊头”。

  原来,中国人民在1951年确定的首要任务,是“继续支援在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的正义斗争,并且用最大的力量来加强我们伟大的国防军,以便最后完成全中国的解放,并击退任何可能的新的外国侵略”(人民日报1951年元旦社论)。时值春节,国人“爱国主义热潮空前高涨”。许多厂家、商铺和群众响应号召,“将预备放爆仗、鞭炮、掼炮的一笔钱拿出来,做了一件最贴切的事——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捐手榴弹’‘买卡宾枪’投向敌人了”。

  但国人更普遍觉悟到,打仗是为了和平。上年斯德哥尔摩世界和平大会签署禁止原子武器和平宣言后,我国各地群众摩肩接踵参与“和平签名”的情景,被绘成多种新年画走红春节。

  从延安带进京城的秧歌舞,上海等地围绕“保家卫国”和“当前各项具体工作”新编的话剧、歌舞剧、地方戏、花鼓、快书、矮子戏,举行的文艺界春节联合大演出,占领了旧年俗阵地和游乐场,实现着“文艺与大众的结合”。

  人民日报元旦社论里的话,“为我们的祖国骄傲欢呼”、“拥护进步,反对落后”被摘出来写成节日标语。“庆祝新年全体职工行动起来,积极开展爱国主义生产竞赛运动”在全国蓬勃开展,放弃休假回车间“刷新生产纪录”,成为当“年”时尚。

  不过,到一些旧式人家拜年,还能听到“上元宝茶”的叫法。所谓元宝茶,就是泡茶时放入两枚青橄榄,或配茶叶蛋作点心,因皆形如元宝,意在“发财”;而橄榄和鸡蛋又都是“大腹”(福),亦表祝福。新社会改上“一杯清茶”,沿用旧名,让人品味出年俗的陈香。

  粤、港、闽三地延续了近百年的商界恶俗——吃无情鸡,则于这“年”彻底革除。

  依当地习惯,商铺老板年初二备办开年酒席款待工友,必置一鸡。如果老板把鸡翅或鸡髀(大腿)夹到谁的碗中,且殷勤劝饮,就是以鸡婉转代言:请“高飞”“远走”,称“无情鸡”。此种有损工友权益的做法,于1949年12月27日被广州市劳动局通告废除,广州市总工会又于是年明令禁止,解雇工友的权力收归劳动人事部门。

  “南亩报丰登,绿野勤耕,怀抱信心臻乐岁;东风争胜利,红旗高举,昂扬斗志迓新春”。1963年1月25日,熬过三年困难时期不久的新中国春“门”再启(癸卯)。14岁时中过秀才的上海著名报人严独鹤,撰得一副对仗工稳的新春联,表达国人癸卯憧憬。

  从高指标、浮夸风、“共产”风、瞎指挥等“左”倾错误教训和自然灾害困难中清醒过来后,1961年1月八届九中全会正式对国民经济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和向基本社有制过渡停止。随后,农村人民公社基本核算单位下放到生产队,各种形式的“包产到户”自发起来,农民的积极性有较大提高(据胡绳主编的《中国的七十年》)。“一九六二年取得了比一九六一年好的中上年景的农业收成”。

  身置这一年景,江苏姜堰市村民高泰东迎接癸卯的自撰春联则自然率真:“五谷丰登再现,六畜兴旺如期”。有趣的是,他只是将困难时期多年坚守不变的大门对——“五谷丰登将再现,六畜兴旺定如期”,上下联各去一字,就刷新了年景。

  中国新闻社年廿八电讯说,上海、安徽、宁夏等地一些照相师还看出癸卯年景里的“商机”,忙着下乡为农民拍摄“合家欢”。

  年除夕的《大公报》则报道广州所见:(西濠口)过河轮渡的乘客多是一堆一包地携带着节日食品、用品。公共汽车和三轮车上,可以看到不少市民手持鲜花回家,大街小巷不断地碰见手抱大鸡肥鹅的主妇,儿童显得十分活跃,内街小巷纸炮声声,小锣鼓声不绝于耳。

  有趣的是,报道之所以特别提到“鸡”和“鹅”,是为了呼应人民日报这年元旦社论《巩固伟大成绩争取新的胜利》中一句回顾上年形势的话“猪鸡鸭鹅等也增加较多”。不过句中的“较多”——送审稿原为“很多”,经之手修改为“较”。一字之差,传为一段“实事求是”的年话(据人民网《与人民日报》)。

  当年流传的一首新年谣也表达了这个意思:“从前此日躲债忙,今朝存钱入银行,富裕日子勤俭过,福中知福福更长。”

  从“文革”开始后第一“年”——1967年国务院宣布“过革命化春节”不放假起,春门锁闭。但终因抗不住国人对传统春节的固守与尊重而门扉半开。特别是中共中央于1975年1月5日发出1号文件通知全党,任命为中共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消息传出后,北京的黄胄、张正宇等画家重拾春节以水仙为“清供”,以瓶、鱼寄托平安、有余的意头入文入画,表达知春迎春和祝福之意。

  早在公历元旦前拍竣、“艺术地再现了”铁人式石油工人周挺杉形象的故事片《创业》,于大年初一在北京和全国各大城市正式上映。重拍的彩色故事片《平原游击队》、新拍的美术片《骏马飞腾》和一批新闻纪录片、科学教育片同时上映。

  新华社报道说,由中国文化部主办的全国戏剧汇演“也适逢春节举行”——不说“特意安排”,而说“适逢”春节,既有意避开国务院尚未正式取消“过革命化春节”的敏感话题,又巧妙顺应民意,对民间“春节”之归位予以认可,是当年典型的“新华笔法”。

  电影《创业》里的一句台词——“周挺杉,买土豆,必然助长农村资本主义自发势力”,成为那年标志性的幽默记忆。

  与精神年货一起添新的还有物质年货。北京新开最大的“新新服装商店”,这年增加的特色商品是“华达呢、的确良、咔叽服装”。

  计划经济时代毕竟人多粥少,各种物资还须凭票、限量供应,以至国人需要通过各种“对比”弥补心理差距。大年初一吃水饺前,一些单位的职工、机关干部、学校师生被组织到一起,吃一顿棒子面的“窝窝头”,说说抚今追昔“忆苦思甜”的话。

  节前新华社发表的一份题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日益严重》的新年时事讲话则横向对比说,去年秋天来我国参加秋季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的一位日本客人说,在日本,现在买一块豆腐要一百多日元(约合人民币六角多),而中国只要四分钱。社会主义中国“风景这边独好”。

  12年后春“门”(丁卯)再晓,已是1987年1月29日,正值改革开放第10个年头。亲历清末、民国和新中国历史巨变,时年96岁的上海寿星画家朱屺瞻,这年春节见自己的一幅旧作“双梅并开图”尚未落款,补题道:“此画于十年前余所作,今补题,丁卯春月”。

  细品这位跨世纪老人于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前夜(1977年)所绘、10年后补款的一浓一淡双梅并开图,不难读出画里画外的笔墨意趣已由“斗雪”转移到心向“开放”了。

  时代巨变中出现的这些微妙细节,并非人人都能捕捉到。年除夕某新闻社北京专电说,“北京市场供应的干鲜果品达百种二千二百多万斤。物美价廉的甘蔗、荸荠货源充足,还增加了海棠、柿子、葡萄、西瓜、菠萝、木瓜、哈密瓜等”。这则新闻提到“荸荠”时,缺少了一个见证年俗嬗变的“新闻眼”——这一谐音“备齐”、“毕齐”而成为北京人数百年来除夕必买的“意头”,不再是民不聊生和物质短缺时代的年望,已成为改革开放后春节市场的写实标志了。

  自1985年国务院批转价格改革方案陆续出台后,蔬菜等副食品价格从大中城市逐步放开。到这年,各地节日供应已让老百姓有些“吃不消”了。

  是年,广州西关等处还保留着自家“炸油角”的习俗,也非市场短缺,而是为了看到满锅用面粉皮包砂糖、花生做成的荷包状的油角,随着油滚变大鼓胀,讨一句口彩——“发啦发啦,今年大发啦,今年全都发啦!”表达对一个时代的感受与兴奋。

  “沾改革开放的光”先富起来的广西永福百寿人毛继林,大年廿七,和他的12位同乡在广州销完家乡运来的罗汉果等土产后,因归心似箭,又一个个腰缠10万贯,决定集体坐飞机回家,且36分钟就到了桂林机场。

  “发啦发啦”的国人,不忘用春联表达劳动致富的年望:“专业承包更添干劲,联产计酬再上层楼”;“勤劳门第年年增产,节约人家岁岁有余”。因卯年农历属兔,有人作联“耕田能获宝,养兔不守株”。

  以温馨、柔美的嗓音赢得“十亿个掌声”的台湾歌手邓丽君,这年也通过录音机走红大陆。《脸儿微笑梦儿香》、《情人的关怀》、《我和你》和客家民谣《原乡情浓》,与那“年”的情调格外合拍。著名流行音乐杂志《通俗歌曲》新年第一期封面刊登了邓氏身着红旗袍、带着长耳饰、盘起头发来的照片,喜庆、祥和。

  发生在厦门和彼岸金门的一个丁卯看点也不能不提:那年两岸尚未“三通”(直接通邮、通商与通航),但时逢共同佳节,两地不谋而合于初一晚燃放高空烟火,彼此隔海观看,互表祝福。这成为卯年之“卯”解为“门开双扇”的精彩注脚。

  按照公历纪年的一种说法,1999,连接两个世纪,也岁衔千禧。2月16日,历史岁月的山重水复中,己卯开“门”大吉。

  这年央视春节晚会最走红的歌曲《常回家看看》的弦外之音——“找个时间,找点空闲,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却流露出传统年俗的核心——“团圆”经受现代观念冲击的诸多端倪:

  改革开放20年打造的时间和效率、拼搏和竞争意识,让国人感觉事业、赚钱比亲情更迫切。当年“京漂族”一度流行“今年春节不回家”;广州等地迫于“一票难求”的铁路春运压力和节日劳务市场需求,则倡导民工“留在当地过春节”。

  自1997年起,春节长假被无孔不入的“商品经济”发展成“旅游黄金周”。白领、蓝领着了魔似的年三十就朝外跑。回家与父母“围炉夜话”或“看春晚守岁”的空闲,被旅游休闲替代。

  方兴未艾的电话拜年、“千万里追寻着你”的BB机拜年、“天涯若比邻”的网上拜年,让“回家看看”有了方便、快捷、新潮的替代方式。国人开始享受另类过年的感觉。

  受洋节影响,将纪年属相借用为吉祥物,此时也成时尚,生肖卡通成为热门的文化年货,“上年虎行天下,今岁兔走八方”。

  属兔的漫画家华君武,年廿九“作兔子不再睡觉图”赠友人:“我属兔,为它平反,不是贺年。”华老感觉马上就要奔新世纪、新千年了,绝不能再让玉兔蒙冤。

  21世纪这一最后新年,表达最深婉、最经典、流传最广的世纪祝福,当数南方一家报纸总编亲撰的新年祝词:“祝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里。”

  为这篇新中国卯“年”节俗记忆收尾时,2011辛卯之春才刚刚扣响“门”环。

  节前,偶闻江苏音乐人张景良的网络歌曲《回家了》:“给在外的小妹打个电话,告诉她今年春节记得回家,约好买上除夕的高速车票,别把给爸妈挑选的礼物落下……回家的路程变短了,傍晚我们就能到家……给在外奔波的朋友也打个电话……如今高速铁路方便多了,有事没事咱们就聚聚喝两杯吧。”

  对比《常回家看看》,对年俗核心“团圆”的呼唤,已从表达一种心愿,发展为“同城效应”,一些被时代观念冲淡的年俗,将会被时代发展加倍送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