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化建设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为照顾重病弟弟她放弃了事业和爱情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11-23 

  很多人劝她放弃,她总是说因为是弟弟,没有理由放弃。这些年遇到了很多事,她一直坚强地一步步走过来,只有在弟弟说想放弃时,她再也忍不住哭了。

  七年前,陈玲玲的弟弟被查出患肺结核住院,几乎同一时间,父亲车祸,母亲一个人顾不过来,陈玲玲便单位、医院两头跑。弟弟左肺逐渐失去功能,陈玲玲就像是弟弟的左肺一样,为他延续生命。为了照顾弟弟,她辞掉了稳定的工作,错过了心爱的人,但也让弟弟感受到如同爸爸妈妈一般的爱。文/图 记者 刘云鹤 实习生 马媛 魏蕊

  七年前父亲突然车祸重伤,几乎在同一时间,弟弟陈蒙蒙被查出患有肺结核住院治疗,陈玲玲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弟弟和父亲,虽然弟弟和父亲住院楼只隔着两层,她还是忙得焦头烂额的。

  陈玲玲今年28岁,是济南长清区万德镇侯庄村人,弟弟陈蒙蒙比她小一岁。她记得,在弟弟被查出患肺结核之前,就一直咳嗽,家人都以为是因为感冒,一直按照感冒治疗。当时父母都在内蒙古打工,她在济南上班,弟弟自己也没有很在意,直到2011年一次去医院检查时才查出是肺结核。陈玲玲说,几乎在同一时间弟弟和父亲住到了一家医院,弟弟当时住在病房楼六楼,父亲住在四楼,陈玲玲每天单位、医院四楼六楼来回跑。

  陈玲玲之前在济南一税务部门工作,她说当时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她是初中毕业,后来自学又考了函授拿到了本科证,最后才来到这家单位,签了合同。从什么都不懂,到熟练操作各种业务,陈玲玲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弟弟和父亲住院后,她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他们,医院很多事情还是得靠陈玲玲自己。

  那段时间我经常请假,有时候白天上班,晚上再照顾他们,第二天上班都能睡着。陈玲玲说,总是请假不好,并且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父亲和弟弟,工作也做不好,人也照顾不好,弟弟的病和父亲车祸住院都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我有了辞职的想法,等他们状况好点再找别的工作。

  陈玲玲内心挣扎了一段时间后,辞掉了税务局的工作。其实陈玲玲还有一个姐姐,她说姐姐已经嫁到外地,还有孩子需要照顾,自己必须要撑起这个家来。

  当初陈玲玲把辞职的想法告诉过父母,父母尤其是父亲强烈反对,所以至今,父母都不知道她辞职的事,陈玲玲不愿意让父母再受一次打击。

  分开的人有时候不是不爱,是没有办法,陈玲玲说,她的前男友至今还恨着自己。

  为了方便照顾弟弟,辞职后她自己做起了生意,这样时间上会随意些,随着时间的变化,弟弟呼吸功能越来越差,开始大口大口地咳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陈玲玲和弟弟去医院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没有一天不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的。

  照顾弟弟的这些年,因为自己的家庭情况,她一直不愿意找男朋友,但最后还是被一个男孩子的关心和体贴打动。两人在一起时感情很好,男孩经常帮着陈玲玲照顾弟弟。但是好景不长,家里有人被感染。

  陈玲玲告诉记者,姐姐后来带着外甥女来到济南工作,平时孩子和弟弟有接触,外甥女在去年被查出也感染了肺结核,这个结果令他们所有人感到震惊。这件事情以后,陈玲玲一直担心一个问题,自己的男朋友会不会被感染,万一感染了怎么办,他可是家中的独子。我觉得不应该这样对他,感觉是在拖累,我就算再爱,弟弟也是不能放弃的。她说,当时就跟男朋友提了分手,自己并没有告诉他什么原因,不然男朋友肯定不会答应,当时他也是不同意,我直接把他的行李寄回了他家,所以他一直恨我,觉得我心太狠。

  弟弟小时候很调皮,他想要跟爸妈要钱自己却不敢,就打发姐姐陈玲玲去,而陈玲玲只要不去,弟弟就拿着她一把铅笔一根一根地扔。陈玲玲说,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想笑。就算生病的这些年,弟弟还是乐观坚强,一直嘻嘻哈哈地逗她开心。弟弟之前在家跟着一个亲戚修车,那时候还有一个女朋友,患病后,工作没了,女朋友也分了手。

  陈玲玲说,弟弟是男孩,不太爱表达,但她知道弟弟对自己的信任,每次有突发状况弟弟第一个打电线;上一次情况很严重的时候,弟弟以为自己不行了,还写了遗书,上面就说知道我很辛苦,谢谢这几年的照顾。陈玲玲看完后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她一定要尽全力救自己的弟弟。

  昨日记者在医院见到她时,眼前的这个女孩瘦瘦的小小的,眼睛很大,有着比同龄人更多的成熟。

  她说,今年5月22日弟弟睡觉时突然喘不动气,她拨打了120急救,把弟弟送到医院。经过检查,弟弟被确诊是右侧张力性气胸。因为送医抢救及时,弟弟的命暂时保住了,可是身体已经不允许再有第二次病情恶化。

  记者与陈玲玲弟弟对话时,他说话有一些吃力。他说,这些年一直是姐姐在照顾自己,姐姐对自己的爱感觉就像是爸爸妈妈的爱,很伟大很无私,姐姐为自己放弃了太多,希望自己能好起来照顾姐姐。

  陈玲玲告诉记者,这些年她亲眼见证了弟弟从一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变成一个异常虚弱的病人,双肺只剩右肺还有三分之二的功能,经常出现咳血和喘不动的情况。她说弟弟第一次出院后,为了方便看病,就把他留在了济南,父母年龄也大了,为了不让父母受累,陈玲玲独自承担起照顾弟弟的重任,如同弟弟的左肺一般,她说愿意做弟弟的左肺,这病具有传染性,也担心他们被传染,再者弟弟要是有突发状况,他们两个老人也应付不了。

  目前弟弟的病断断续续已经花费近百万,目前还没有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案,自己多方打听北京一所医院有成功的肺移植案例,目前正积极联系,希望能通过手术给弟弟移植左肺。如果可以,我也愿意把我的肺移植给弟弟。陈玲玲说。放弃事业,放弃爱情,很多人都觉得陈玲玲傻,可是她说,比起弟弟的生命,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

  弟弟不想拖累我曾想放弃治疗,我第一次被气哭了,最后他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向我保证一定会好好坚持下去。她说。